亚洲做性视频在线观看

設爲首頁  加入收藏  咨詢熱線:0371-56707530 / 13103711011
 
行業動態您现在的位置 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動態 > 內容

計生用品廣告,性文明廣告到底屬不屬于不良廣告

发布时间:2019-08-07 19:07:08    来源:河南郑州廣告公司|新乡户外三面翻广告牌|LED显示屏灯箱|发光字安装|写真喷绘展板制作

最近,深圳某地铁站内的一则广告被撤了。据说不是因为钱没到位,也不是请的明星出事了,而是因为广告的內容——安全套。据南都周刊报道,不少居民对內容“感到不适”,还投诉了广告。此事迅速在社交媒体发酵,很多网友并不赞同撤广告,“凭什么人流广告满天飞,安全套不能做广告”?
 
都2019年了,中國的安全套廣告竟然還被撤?
 
在記者采訪時,深圳地鐵和下屬的廣告公司都表示不清楚相關情況,但安全套廣告下架的事實,還是引發網友熱議。
 
在中國,安全套廣告一直命途多舛。1998年10月,傑士邦以一句“無憂無慮的愛”,在廣州的80輛公共汽車上開啓了中國第一條安全套廣告。
 
當時的廣州市民反應激烈,有人投訴說這將“腐蝕青少年的心靈”,有的甚至打電話給“110”。
 
結果,僅僅“無憂無慮”了33天,這條廣告就被勒令撤下。
 
1999年,一則宣傳安全套可以預防艾滋病的公益廣告在央視登場。廣告以一個安全套變形的卡通娃娃爲主角,它與艾滋病毒、性病細菌英勇搏鬥並將其趕跑。爭議又起,這則公益廣告被迫下架。
 
2000年5月,“傑士邦”安全套廣告牌再度現身武漢漢江橋旁,20個小時後即被撤下……
 
當時,有人強調安全套廣告違反了《廣告法》,這種說法也唬住了不少人。其實,安全套廣告當時違反的不過是國家工商總局的一項規定《關于嚴禁刊播有關性生活産品廣告的規定》,1989年下發的。
 
規定指出,“近來,一些地區出現了有關性生活産品的廣告,如‘夫妻運動快樂器’、‘真空性生活補助器’等……這類産品有悖于我國的社會習俗和道德觀念。因此,無論這類産品是否允許生産,在廣告宣傳上都應當嚴格禁止。”
 
于是,安全套也被當成性生活産品給禁了(規定變化下文再表)。
 
到了新世紀,我們還能看到安全套廣告被禁的消息,2007年7月,上海地鐵車廂出現過一則關于“特洛伊的故事”的安全套平面廣告,很快便被相關部門撤下。
 
2008年,上海地鐵的移動電視中曾經播放過杜蕾斯投放的廣告,也引發極大爭議,並最終導致廣告被撤。
 
沒想到,都2019年了,安全套廣告被撤的消息還能出現。
 
面對安全套廣告,一些人觀念竟比有關部門還落後
 
産業合法,卻不能做廣告,從業者意見一直很大。隨著中國艾滋病、性病防治形勢變得嚴峻,不少專家呼籲解禁安全套廣告。
 
從1999年起,就有人大代表建議國家工商總局放開安全套廣告,亦有專家指出,“在專業人士看來,安全套主要是用于防病與防孕,並不是性享樂的工具,因此不宜將其簡單歸入性用品行列。”
 
到了2002年,事情終于起了變化。國家工商總局決定開放安全套廣告,承認“有條件地發布避孕套廣告,有助于計劃生育基本國策的落實,有利于廣泛宣傳預防艾滋病知識”,並承諾改變原有的禁止性規定,允許有限制地發布。
 
在律師、醫生等專業人士的不懈努力下,2014年,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終于廢止了施行25年的“安全套廣告禁令”,開放刊播商業性的安全套廣告。
 
但從前文的例子可以看出,安全套廣告禁令在放開了,只要有“群衆感到不適”並投訴,廣告依然難逃被撤的命運。在這個問題上,部分群衆的意識竟然比相關部門還落後。
 
一邊是安全套有了爭議就被撤,一邊卻是無痛人流廣告隨處可見。有專家指出,安全套等避孕方式宣傳缺乏是導致“事後補救當避孕”的原因之一。
 
某高校內電話亭上滿是人流廣告
 
科學避孕和性教育的缺失,在中國已造成了非常可怕的後果。原國家計生委科學技術研究所在2013年發布的一組數據顯示,我國每年人工流産多達1300萬人次,居世界第一。在我國每年人工流産總數中,25歲以下的女性約占一半以上。
 
外行不能指導內行
 
一些人對正常的安全套廣告和性教育不認可,主要有兩個原因,一是和傳統的性心理有關,“這種事能做不能說”;二是怕教壞小孩子,曾有學者這麽批判安全套廣告——“違法的性教唆”。
 
實際上,這種想法錯得離譜,一個數據就能打臉: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布國際性教育指導綱要》的制定者,曾對當時世界範圍內87項性教育進行過效果評估研究,綜合研究的結論是:性教育能推遲初次性交時間、降低性交頻率、減少性伴侶數量,且沒有任何一項研究發現性教育會導致初次性交時間提前。
 
華中師範大學生命科學院教授彭曉輝也強調,性教育尺度大小存在很大的主觀性,非專業人士的認識不能淩駕于專業人士的認識。“考慮到國人目前的采納程度以及性學的內在規律,應以系統科學的國際規範作爲依據,同時適度考慮國情,而不是以少數人的判斷作爲依據。”
 
2017年,因被指“尺度過大”而遭學校撤回的小學性教育教材《珍愛生命: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》
 
實際上,反感安全套廣告的,很可能只是“一小撮人”。2002年,媒體曾引用過一項對1479名成年人的調查,在這項名爲《計生用品廣告與性文明》的調查中,55.0%的人對計生用品廣告表示歡迎,16.5%的人可以接受,有不同看法者僅爲28.5%。
 
時過境遷,人們的性文明意識不斷提高,人們對安全套廣告的接受度會更高,這從此次人們對撤廣告決定的強力吐槽也能看得出。
 
可能有人會說,我不反對安全套廣告,但一整面牆上都是安全套廣告,難免令人尴尬。這種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但解決辦法不是撤廣告,而是需要相關部門辛苦一下,動動腦子,結合國情和國外經驗,給安全套等涉性用品廣告定一些更具體的管理規定。
 
折中之策可以討論,但不要一有投訴,就一刀切式的撤廣告。當然,如果相關部門能拿出這個勁頭,管管鴻茅藥酒、或者其他補腎壯陽的神藥,我們還是支持的。
 

收起
聯系方式:
0371-56707530
13103711011
展開